推广 热搜: 挤压  铝行业  电解铝  铝合金  铝型材  2010  有色金属  铝板  铝门   
 
南海灵通铝锭价格

铝产能过剩 竞争激烈 铝材企业陷入了利润泥淖

   日期:2014-04-11     浏览:1716    评论:0    

不论是钢铁、电解铝等传统行业,还是光伏、风电等新兴行业,“走出去”都是消化过剩产能的一条路径。但一个现实的问题是,需要避免各自为战,甚至引发“杀敌一万,自伤八千”式的内耗。

  “此轮产能过剩主要集中于中上游的资本密集型行业,并在向风电、光伏、高端装备等新兴产业传导。该类行业的产能闲置成本要大于产成品的库存积压成本。”上海财经大学4月9日举行的“产能过剩治理”研讨会上,上海财大中国产业发展研究院院长干春晖如是说。

  他还分析称,由于这些行业特点与退出援助机制的缺失,产能过剩行业的退出壁垒较高。“这就决定了,无论从供给端整合、清理,还是从内外需求端消化,时间将更为漫长。”

铝加工企业陷入了利润泥淖。

  明泰铝业(601677.SH)此前公告称,募集资金投资项目为“铝板带箔生产线技术改造项目”,截至2013年12月31日,公司已向募投项目投入2.36亿元,未达到募集资金投资项目计划进度。原因是“外部的宏观经济和市场环境发生变化,铝板带箔行业产能增长势头迅猛,面临产能过剩”。

  上市公司尚且如此,中小企业日子就更加难过。

  有调研结果显示,2014年2月,河南铝加工企业开工率和订单量都停滞不前,元宵节过后仍有许多中小厂还没有开工。同期,浙江地区铝加工企业的开工率以及月平均订单量都在减少,年后铝加工厂商面临人工工资上涨的压力,招工难度加大,当地铝加工行业生产显得尤为艰难。

  上产能容易压产能难

  在化解产能过剩的问题上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心态并不一致。工信部等牵头化解产能过剩的部委,要面对的是来自地方政府的强大阻力。和中央不同,地方上倾向于上项目,而不愿意关项目,压产能对于曾以GDP为主要政绩指标的地方官员来说,是万不得已的选择。

  “冶金和金属加工类项目体量大、税收高,容易带来GDP增长,地方政府都极力支持。有些地方甚至直接命令企业今年产量要扩大一倍。”上述冶金行业专家说。

  除了地方保护,电价双轨制也成了电解铝产能扩张的重要根源之一。

  电解铝生产过程当中需要消耗大量的电力。新疆、内蒙古等地靠近资源产地,电力价格低,吸引了不少新建的电解铝产能。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的《2013年有色金属工业经济运行情况》称:“(有色金属)产能过剩问题突出,急需破解体制机制障碍。目前国内大部分行业冶炼产能过剩,电解铝行业最为突出。2013年末国内电解铝产能为3200万吨,比上年增加400多万吨。不公平的电力体制是电解铝产能无序扩张的主要诱因,急需推进电力体制改革,为铝工业发展创造公平竞争环境。”

  该协会在2014年2月发布的信息称:“目前产能西移步伐仍在推进,新疆、内蒙古等电力成本低的地方成为迁移中心,铝行业的成本重心下滑,长期基本面恶化趋势未有改变。得益于资源丰富、电力成本低等优势,西部地区电解铝企业具有明显的成本优势,这直接导致新疆等西部地区的电解铝产能持续扩张,加之中东部地区电解铝减产规模有限,未来国内电解铝产量仍将处于高位。”

  投资热度依然高涨。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数据显示,“十一五”时期,我国累计完成有色金属合金制造和压延加固定资产投资3701.5亿元,年平均增幅达44%。“十二五”前3年完成投资总额为7372.9亿元,相当于“十一五”5年的两倍。

  “三年不建电厂也不会缺电”

  去年10月公布的《国务院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称,国际市场持续低迷,国内需求增速趋缓,我国部分产业供过于求,矛盾日益凸显。2012年底,我国钢铁、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船舶产能利用率分别仅为72%、73.7%、71.9%、73.1%和75%,明显低于国际通常水平。

  以煤电为例,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研究室主任孙德意说,在经济高速发展的2004~2006年,煤电设备装机容量高速增长,全国煤电装备制造产能高达1亿千瓦,而2008年后,煤电市场迅速下滑,近几年产能始终维持在5000万千瓦左右,比高峰年份锐减50%,产能过剩问题凸显。

  产能过剩导致装备价格下滑严重,2013年煤电设备价格较高峰年份下降了近40%。

  孙德意说,目前不光是发电装备制造产能过剩,发电能力也处于过剩状态。当前,大部分煤电发电企业发电小时都低于5000小时,最低达到近2000小时,和风电相当。如果是5000小时,发电设备的利用率大约只有57.1%。

  孙德意称,包括火电、核电、风电,都面临产能过剩问题。“从现在开始,即使国内三年不建电厂,中国也不会缺电。”

身处产能过剩的泥淖中,铝加工企业正在苦苦探索突围的方向。虽然工信部等部委和国务院连续出台化解产能过剩的政策,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消化产能过剩并实现产业升级,注定是一个痛苦的蜕变过程。

  经济过热的后遗症

  几年前的行业盛况,已成明日黄花。

  经济高涨时期,只要上项目,很快就能回本、赚钱。电解铝产能和下游的铝加工产能,正是在这种背景之下雨后春笋般地生长出来。

  一位业内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那些年市场好谁投资谁赚钱。我国的冶炼加工技术比较先进,设备建造成本比国外低很多。例如一吨电解铝产能,国外要一万美元才能建成,而中国只要一万元人民币就能建成。有些企业家七搞八搞,甚至5000元就能建成。哪怕是一个农民企业家,只要到了设计研究院经过一定的程序都能够投产达产。”

  在各种力量驱动之下,中国的电解铝产能和铝加工产能都已超过全世界的一半。

  如今,电解铝和下游的铝加工行业正在吞下产能过剩的苦果。

  惨烈的市场竞争令一些企业开始大打价格战,其直接后果是装备水平提高了,产品质量提高了,产品订单增加了,产品成本上升了,但产品的加工费下降了,效益下降了。

  据高盛测算,以现金成本计算,中国约有50%(合1100万~1200万吨)铝产能处在亏损状态,相当于全球总供应的25%左右。

  “铝加工项目同质化的大手笔投资,是造成中国铝加工材产能过剩的主要原因之一。”北京佰汇方略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王登文此前在一次铝行业研讨会上说道,而由此带来的则是残酷的市场竞争,从而导致铝加工行业整体进入“微利时代”。

  而继原铝之后,中国的铝加工产能过剩也已经显现。以铝箔为例,据统计,中国2012年铝箔产能达到350万吨,产量270万吨,产能利用率不足80%。“在"十二五"末期和"十三五"期间,铜、铝短期的、结构性的过剩已成必然。”中国有色金属加工工业协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马世光也曾如此坦言。

  化解产能路径

  如何化解过剩产能?孙德意说,比较现实的路有两条:一是加快“走出去”,通过开发全球市场来消化一批;二是发展服务业,为已经投运的发电设备提供技术服务和运营支撑,实现现有产能的转型升级。

  但孙德意不乏忧虑,因为中国企业往往采取“杀敌一万,自伤八千”的打法,用血拼价格的办法拼抢项目和市场。即便事先约定,也难以抵制现实利益诱惑,以致业界对此有“马瘦毛长、人穷志短”的批评。

  孙德意说,中国、韩国制造核电设备的起点差不多,但是韩国企业在拓展国际核电市场走在中国前面。最近,以韩国电力公社为核心的投标企业联盟承揽了阿联酋4座核反应堆工程项目,建设合同金额200亿美元,包括核电站建成后60年的后续运营以及维护业务,总体规模将达到400亿美元。

  这标志着韩国成为世界上第六个出口整套核电的国家,其余5个是美国、法国、加拿大、俄罗斯、日本。

  而其特点,就是以韩国电力公社负责谈判和签订合同以及主导整个项目,其他企业在其带领下提供一站式核电服务。“中国能够成为世界上第七个出口整套核电站设备的国家吗?这个问题已经摆在我们的面前。”孙德意说。

  中国企业走出去需要加强金融支持,但中国进出口银行作为国内唯一支持机电产品、成套设备、对外承包工程和境外投资的政策性银行,其在融资利率及期限方面,与邻国的政策性银行相比,没有优势。

  “日本与韩国的进出口银行的项目融资利率一般都能做到‘Libor(伦敦同业拆借利率)+2%’以下。这样的利率水平是中国进出口银行现在很难提供的。目前,我国制造成本低于日本、韩国,而融资成本高于日本、韩国。”孙德意称。

蓝海在哪里?

  面对产能过剩,工信部等部委在积极出台系列政策,以求化解和遏制。而企业则在寻求突围的方向。

  2012年国家发布的《铝工业“十二五”发展专项规划》中强调:大力发展铝材精、深加工,鼓励铝加工企业进一步向下游产业链延伸,为装备及制造业提供铝制深加工部件。

  2013年底,鲁丰股份 将中文名称由“山东鲁丰铝箔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鲁丰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名称的变更表明了公司进入环保产业的决心。

  而在*ST常铝 看来,汽车用铝材市场是一片可以开垦的蓝海。

  *ST常铝主管销售的一名高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以去年*ST常铝的经营情况进行分析,公司去年给贝洱全球公司供货(翅片等)7000多吨,给法雷奥供货6000多吨,而两者在全球的每年采购量分别为9.8万吨和14万吨。其他行业巨头,例如丰田旗下的电装公司,尼桑旗下的康奈可公司,福特旗下的韦世通公司等,一年都有10万吨、20万吨的采购量。对*ST常铝而言,具有极大的可扩展空间。

  山东新合源主要生产铝制高频焊管,主要客户均为汽车配件厂商,对*ST常铝来说,既延伸了它在铝加工行业中的产业链,同时增加了汽配领域的产品配置,因而可以成为*ST常铝进军高端汽配产业的战略跳板。

  另有铝加工企业人士向记者表示,随着人们环保观念越来越强,生活用铝将会越来越多,这个市场也将很广阔。他举例说,中国一般用一次性的塑料快餐盒或者纸质快餐盒,无法回收是一种资源浪费。而国外通常用铝饭盒,虽然一次性成本较高,但由于可以多次使用,实际成本更低,而且更卫生更环保。中国的铝回收率只有70%左右,而日本高达90%。未来铝将会在生活中更加普及。

  广东豪美铝业,原来是一家传统铝型材来样加工企业。随着市场环境越来越恶劣,豪美走上转型升级道路,进军高端工业型材,并研发节能门窗。

  豪美铝业旗下自主品牌“贝克洛”研发出“智能化阳光房”产品,阳光房天窗、遮阳布的开闭均可遥控,迎合了高档房地产的市场前景。此产品2010年才推出市场,2013年豪美铝业仅贝克洛公司就创造了约2亿产值,2014年预计翻一番。

  实际上,提高技术含量、走高附加值路线是业内的共识。尽管总体产能过剩,但部分高端铝材却依赖进口。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专家宋禹田此前曾举例说明,2003年中国出口铝箔单价为3277美元,进口单价5780美元,进口一吨铝箔价值等于出口1.76吨铝箔价值;2011年铝箔出口单价4172美元,进口铝箔单价20115美元,进口1吨价格相当于出口4.82吨铝箔的价值。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铝材QQ群大全  |  大沥著名铝企  |  铝锭手机短信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粤ICP备09040978号